“當警察就是要沖在一線”

2019-06-24 10:12 點擊數: 來源:淮南日報
【字體:

執行任務途中,他意外失去左臂。本可以去機關,他卻拒絕了——“當警察就是要沖在一線” 




——“什么時候報的警?”

——“8點50。”

——“什么情況?”

——“嫌疑人在買東西的時候使用了一張假幣。”

——“報案人帶來了嗎?”

——“和我們一起回來了。”

……

鮑志斌是安徽淮南市公安局山南新區分局曹庵派出所所長。一大清早,出警的同事回來了,鮑志斌簡單了解一下案情后,便開始了詢問。這樣的節奏,是基層民警工作的常態。

傳 承

公安大院里的娃,如愿以償當上了人民警察

鮑志斌出生在安徽宣城市的一個警察家庭,爺爺、爸爸、叔叔都在公安一線工作。

小時候,鮑志斌的爸爸在外地工作,他和爺爺、叔叔生活在一起。那時候,他最喜歡茶余飯后聽叔叔講工作時發生的故事。

5歲時,鮑志斌參加了一場特別的追悼會。“那天,追悼會就在刑警大隊大廳進行,犧牲的是爸爸的同事、一位姓甘的警察叔叔。我聽著父母的介紹,才知道他為救兩名落水青年失去了生命。當時我還小,但我知道他是個英雄。”

就這樣,一顆種子在鮑志斌心中發了芽。

1999年,鮑志斌父親所在的宣城市郎溪縣發生了水災,爸爸幾個月沒有回家。洪水退后,媽媽帶著鮑志斌趕去探望。“見面的時候,爸爸又黑又瘦,我都認不出來了。后來在影集里看到爸爸和同事們在船上巡邏指揮的圖片,感覺他好神氣。”鮑志斌說,“我選擇當警察,也是從小耳濡目染的結果。”

警校畢業后,鮑志斌來到了爸爸所在的郎溪縣刑警大隊實習。元宵節前兩天的凌晨,爸爸接到了緊急電話,把熟睡的鮑志斌叫起來就往外沖。路上,他才知道,當地發生了一起重傷害案件,歹徒可能持有槍支。為了避免打草驚蛇,他們決定對嫌疑人進行持續監控。元宵節當天,鮑志斌負責在附近的一所小房子里看監控。在家家戶戶團圓過節的時候,他和同事捧著3桶泡面,連熱水都沒有。吃著用涼水泡的方便面,眼中滿是萬家燈火,他心中感慨萬千。“那是我第一次沒有在家度過的節日,也讓我真切地感受到警察工作的艱辛,但我不后悔。”

就在這樣的磨練中,鮑志斌很快成長為一名獨當一面的人民警察。

變 故

“繼續萎靡下去,是對社會、工作和家庭的不負責任”

“姓名?職業?家庭住址?復述一下今天早晨的事情經過……”鮑志斌一邊詢問,一邊用右手熟練地撥通了手機,放在左側肩膀上用頭夾住,對電話那頭的同事低聲說:“上網確認一下身份,如果有必要,做一下人臉比對,她在說謊。”鮑志斌的右手在紙上寫寫畫畫,左袖子里,卻空空蕩蕩的。

他失去了左臂。變故發生在2012年4月22日。

那天中午,鮑志斌在辦理一起林木盜竊案件。人贓俱獲,按照流程,需要對嫌疑人進行傳喚并扣押贓物和車輛。當時,現場只有鮑志斌一人擁有該種車輛的駕駛資格。不料,在返回途中,迎面駛過的一輛大貨車臨時變道,油箱旁邊的欄桿直接插進了他的左臂。“就在這里,左側臂章‘警’字那個位置。”鮑志斌比劃著,“當時我的左臂就失去了知覺。”

他最后的印象,是手術室里淡綠色的燈光和醫生綠色的手術服。

醒來之后,鮑志斌耳畔是妻子的哭聲,眼前卻是爸爸慈祥的笑容。“當時我掙扎著摸了摸自己的左臂,發現袖子里空空的。爸爸告訴我,要接受現實。”那個時候,鮑志斌的大兒子才15個月大。

突如其來的災禍,讓鮑志斌系不了鞋帶,解不開扣子,穿不了襪子……那一段日子,他過得很煩躁。

“就這樣變成廢人了?”鮑志斌一直在問自己。

后來,他被評為三級傷殘人民警察,領導也多次找他談心,勸他離開一線,到機關工作。但他拒絕了。

“我當警察不是為了坐辦公室,就是要沖在一線,守護平安。繼續萎靡下去,是對社會、工作和家庭的不負責任。”就這樣,鮑志斌重新振作起來,帶著一只胳膊回到了工作崗位。

初 心

“如果有一天確實力不從心了,我會自愿離開”

報警電話響起,馬上出警。

一天,兩戶村民因為一片魚塘發生了爭執,鮑志斌和同事們為了勸解磨破了嘴皮子。

“大娘,他知道自己錯了,您是長輩,就別和他一般見識了。”鮑志斌剛同其中一位老人講完,又轉身和面前的中年男子說,“老人家不和你一般見識,不是說你就沒事了,該賠償一定要賠償,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,我就不做調解,直接依法嚴辦了。”那男子一個勁點頭:“鮑所,我知道錯了,你放心吧,不給你添麻煩。”

2015年下半年,鮑志斌開始擔任曹庵鎮派出所所長,如今,當地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。處理這樣的鄰里糾紛,也成了他工作的常態。

鮑志斌對記者說:“基層民警的工作就是這樣,很繁瑣。有時候,群眾報警也是一時情緒激動。但這是對我們的信任,所以我們不但要解決警情,還要幫助化解矛盾。”

回到辦公室,鮑志斌沒有閑著,又查閱起嫌疑人的照片和筆錄。他的辦公室里,沙發很舊,辦公桌也有些年頭。最新的,反倒是角落里盛滿泡面的紙箱子,還有書柜里那些閃閃發亮的榮譽勛章。

曹庵鎮位于合肥和淮南五區交界,治安壓力大,最忙的時候,鮑志斌每天夜里兩、三點才能休息。派出所里人滿為患,民警都不夠用。“現在,我還能勝任目前的工作,如果有一天確實力不從心了,我會自愿離開。”鮑志斌說。(人民日報記者 徐 靖)

圖:鮑志斌熱情接待來訪群眾。(陳 彬 攝)    (《人民日報》6月21日15版頭條報道)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河南幸运武林开奖